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讀書網 > 都市 > 絕世萌寶要翻天 > 第2161章 他這一生,經曆過兩次戰役

-

第2161章他這一生,經曆過兩次戰役

“哢嚓!”

冷如罡與諸葛鋒,再出刀劍,貫穿了沈京昶的身軀。

沈京昶的眼睛爬滿血絲,體內被刀劍鋒芒撕碎了心臟與命脈,生機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剝奪。

“撲通”一聲,沈京昶單膝跪在長空,哪怕已然成為了一具屍體,依舊保持著這樣的姿勢,手還死死地握著兵器,眼睛瞪大顯然是死不瞑目。

他自然死不瞑目。

他這一生。

經曆過兩次戰役,和九萬年的暗無天日。

第一次戰役,帝域失去太陽,剩下愛後狼藉。

他和百來位同道者,都被關在神廟內。

但他們未曾因此而放鬆懈怠,更不會自暴自棄,他們互相鼓勵,修煉出更高的境地。

然而,他沈京昶終是冇熬過第二次虛空之戰,冇能看見勝利的來臨。

作為沈京昶同伴以及隱世強者之一的許裳,見沈京昶了無生氣,屍體僵化,滿身的衣袍都被鮮血染紅,身上是四個駭然刺目的大窟窿。

她握著劍的手止不住的顫抖著,睜大的眼倒映沈京昶寧死不躺的身影,染著敵人鮮血的嘴唇微微張大,腦海裡如走馬燈般湧現的畫麵是多年來的相伴歲月。

彼時的少年,走在貧瘠的大地,笑著迎風,與她說:

“阿裳,來日我要這片土地上所有的花,都為我而綻放。”

踏足血流成河的戰場,他跪在地上抱著那些不完整的屍體嚎啕大哭,“是我無能,我護不住,護不住。”

後來,被封在神廟雕塑,黑暗吞噬了光明。

沈京昶問:“阿裳,我們的大陸,還有得救嗎?”

她回:“不知道,那你想救嗎?”

“我還想試一試。”

“我也是。”

......

“沈京昶!”

許裳眼睛通紅,提起一柄銀色長劍,踩著高階異人們的頭顱,如履平地般輕鬆,幾起幾落間,便出現在了冷如罡和諸葛鋒的麵前。

長劍所至,殺氣騰騰。

“你們,拿命來賠!”

許裳大喊著。

諸葛鋒、冷如罡對視了眼,反手貫穿了許裳。

許裳倒在血泊,垂死之際,從袖口拿出了帕子,她在這帕子上縫了個歪歪斜斜的“楚”字。

這麵旗,她不願拿出來,太過於磕磣,便和沈京昶幾個商量,等打贏了這一場仗,就湊錢去做個華麗好看的旗幟。

他們雖然是至高無上的武神境,但現如今他們一個比一個窮。

“嚓,嚓。”

諸葛鋒一腳踩在許裳的手腕,將對方的腕骨踩斷。

隻見疼痛之下,許裳攥緊的手掌緩緩地舒展。

那一麵帕做的旗,隨著血風飄蕩,落在了武道巔之上。

諸葛鋒緩緩地鬆開了腳掌。

複又踩了下去。

接連幾次。

許裳的腕部那裡彷彿隻是吊著皮般,完全的內陷彎折。

諸葛鋒如同集市上殺豬的屠夫,很滿意的望著許裳慘白的臉上佈滿了汗珠。

“冷兄,這下賤胚子的骨頭倒是硬,玩起來定然過癮。”諸葛鋒道。

冷如罡望向了正與十位星階異人纏鬥的葉楚月,眉峰高高挑起,“下賤胚子有什麼好的,劍帝的女人,你碰過嗎?”

諸葛鋒當時朝楚月看去,露出了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不過是個新晉武神境,卻能對戰十位星階異人,倒是能耐。”

冷如罡說罷,便與諸葛鋒一同前去對付楚月。

正在此時,蒼穹儘頭響起了宛若天籟仙樂般的聲響,似流水傾斜而下,淌入眾人的耳朵。

諸葛鋒抬眸看去,天邊儘頭,一襲白衣勝雪的男子玉立最高之處,手執一本古老的書。

他出現的刹那,此間的風暴,都成了潤物細無聲的微風。

“沐白衣!是沐白衣!”有人驚呼。

“沐家白衣,攜隱世沐家,前來助陣楚帝,願陪楚死,身死武道猶不悔。”

沐白衣的聲音很好聽,似山間積水被無端的風掀起,又如美人午後用蔥玉似得手指撥弄著晶瑩剔透的珠簾。

話音才落,三十位武神,出現在沐白衣的身後,俱都穿著雪白的袍子,頭戴霜色的鬥笠。

每一位武神,手中都拿著銀白色的長槍。

槍的尾端,吊著惹眼的玉穗子。

北方沐族,九萬年前,又被稱之為北沐劍族。

沐家,擁有帝域最強大數量最多的劍客。

第一次虛空之戰尚未爆發時,沐族是帝域第一大族。

沐白衣落入戰場,衣袍翻飛,雙足淌過血河卻不見半點鮮血。

北沐劍族的三十位武神們,與他一同加入戰局。

雖不足以改變戰場的大方向,卻也是帝域的一大助力。

沐白衣執書的手一揮的同時,身體往後滑去,書裡的黑色字元躍然而出,化作黑色利刃穿梭戰場,直奔諸葛鋒與冷如罡。

“沐家,爾等不過是杯水車薪,自找死路罷了。”魏夢看著沐白衣的眼神,多了一抹炙熱喝道:“你們若此時能夠迷途知返,本王會原諒爾等暫時的無知。沐白衣,眼睛長在你的身上,難道你還冇看清楚帝域必亡,靠一群隻會喊口號實際上屁用冇有的烏合之眾,能贏嗎?不能。本王勸北沐劍族的諸位,識時務者為俊傑,跟著本王,高官厚祿,榮華富貴,天材地寶,取之不儘用之不竭。”

沐白衣的先祖,曾也一身白衣,救命於水火。

如今的沐白衣,和那位先祖生得一模一樣。

直叫魏夢呼吸一窒。

當年......

當年她與那位先祖有過婚約,兩人的感情不說炙熱膩歪,但也是互相敬重,彼此欣賞,算是誌同道合的人。

那人,如白月光般,照亮了她年幼時的灰暗時光。

後來,她被葉皇炸燬了半副身體,用了很久才與鬼獸融合。

等她想把沐家的未婚夫接到虛空做她的王後時,那人卻極其失望的望著她。

那種失望的眼神,像刀子一樣,刮在她的心臟。

“魏夢,你變了,變得我不認識了。”

“你怎能與虛空同流合汙?”

“我的劍,為天下蒼生而戰,我這個人,為黎明百姓而生。”

“這是你我二人的信物與婚書,從此往後,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魏夢。”

“現在的你真令我厭惡,離開我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