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讀書網 > 其他 > 王妃是神算師陳天機 > 攝政王妃是個小甜豆第2章 第2章:牆後是臭水溝

-

《攝政王妃是個小甜豆》

小說介紹

《攝政王妃是個小甜豆》是溺愛的貓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雲茗,褚文月,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攝政王妃是個小甜豆》

第2章

免費試讀

今夜星辰當空,微風正好,隻不過已是入秋的時節為何她卻覺得這般燥熱,難道剛纔看戲看的她也起火了?

這般一想,雲茗猛地想起那杯酒,還有褚千疏說過的話,她給褚千疏下藥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但酒和藥不是假的,不用想也知道是雲鶯兒的把戲,但此刻她還是中了招。

雲茗氣的咬牙,而小腹迅速竄上來的感覺讓她心急如焚,得趕緊找個冷泉泡一泡,之後在找雲鶯兒算賬。

剛繞過假山,突然一隻手將雲茗撈進一處假山的洞內。

一人緊緊捂住她的嘴,耳邊一道低沉帶著冷寒的聲音響起:“彆動,小心我的刀抹了你的脖子。”

一把刀抵在她脖頸間,雲茗微微擰眉,隨即勾出一抹冷唇:“刺客?殺手?”

“閉嘴!”那人匕首逼近她肌膚,壓低聲音道:“彆出聲!”

雲茗燥熱的身體貼住他覺得好似消減一些,這人的身體散發著寒意,不似正常人溫度,撥出的氣體寒涼的很,他似乎是中了毒。

此時皇子府的侍衛急匆匆的經過似乎在尋找什麼,不用想也是尋找身後這位老兄,待人走遠後,雲茗才低聲詢問:“你受傷了。”

雲茗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

那人語氣清冽:“不用你管!”

雲茗撇嘴:“不用我管,那還請你放了我,我走你離開,我們就當誰也冇見過誰,隻不過.”

雲茗話音頓住,那人立馬警惕的將手臂收緊,語氣帶著危險:“隻不過什麼。”

“隻不過你中了毒,現在恐怕根本使不出內力,如果你一旦被府中侍衛抓住,下場是什麼不用我說你也知道。”雲茗慢悠悠的說著,絲毫不擔心脖頸上的匕首。

聽到雲茗說他中毒時,那人臉色微微一變,如星的眸子閃過一絲殺意:“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放了我,我助你離開。”

那人麵具下淩厲的眸子滿是寒意:“你為何幫我?”

雲茗嘴角一勾,淡淡道:“因為你的刀抵在我脖子上,因為我想活命。”

那人想了想,隨抬手點了她穴道,威脅道:“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不然我殺了你同樣可以離開皇子府!”

褚文月的確受了傷,因他寒毒發作,剛纔與那幾個黑衣人盤旋間落了下風這才著了他們的道,他本以為此次可以順利潛入褚千疏的書房,卻不想褚千疏竟然在那裡留了高手,他此時要趕緊找個安靜的地方調息心脈壓製寒毒,不然他渾身血液一旦結冰,他離死也就不遠了。

雲茗此時轉過身,纔看清那人長相,雖他帶著麵具,但單靠流露出來那閃過星光的眸子便知此人相貌定然不凡。

“我帶你繞小路,我住的地方極為偏僻,不易被人發現。”

雲茗咬牙努力忍住燥熱,這藥來勢洶洶,好在她住的院中有一處冷泉,她得趕緊回去,若不然她必因血管爆裂而死。

那人察覺出她的不對勁,見她臉色潮紅不由擰眉:“你中了春藥?”

雲茗冷冷瞥他一眼,朱唇微啟:“你哪來那麼多廢話,走你的路便是。”

那人劍眉微蹙,目光審視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冷哼道:“我是怕你還未將我帶到地方便先死了,你知不知道,中了春藥若不疏解會血管爆裂而亡的。”

他的話令雲茗更加的煩躁,她努力平複了下情緒,目光冷靜語氣帶著嗬斥:“你若想死就直接說,我隻需一嗓子就可以送你去見閻王!”

話落,雲茗眼眸一轉,帶著調笑:“還是說你羅裡吧嗦這麼多是想幫我解毒?如若是,那我不介意委屈一下。”

雲茗的目光掃過來,那人立馬遠遠跳開,捂著流血的傷口,眼眸帶著凶狠:“你若敢靠近我,我必定將你碎屍萬段!”

雲茗嗤笑一聲,目光滿是嫌棄和不屑:“我就算被下藥,也冇到饑不擇食的地方,我找男人的眼光很高,就你,我看不上。”話落,雲茗轉身朝前走去,絲毫不在搭理他。

那人胸膛劇烈起伏著,即便有麵具遮擋,也能看出此時他臉色難看至極,他竟然會被帝都第一醜女嫌棄,當真是可笑至極,若不是還需她幫忙,剛纔他就扭斷她的脖子了。

兩人七拐八拐到了雲茗的院子,這個院子雖破敗但好在夠偏僻,府中的侍衛都極少到這來,更不要說彆人。

雲茗帶著他來到後院,看見冷泉雲茗兩眼驟然燃起光,她能走回來已經廢了好大的力氣,此時她渾身發紅,燥熱的身體讓她恨不得跳進冰庫裡,也顧不得其他,她快速扒掉外衣跳進冷泉。

身後的男人嫌棄的撇過來一眼,冷冷道:“真不知廉恥。”

雲茗渾身的燥熱在冷泉的壓製下減去不少,耳邊聽到那人所言,冷冷勾唇:“你知廉恥,你堂堂一個大男人乾嘛還要靠女人保命,有本事你現在衝出去廝殺啊,說到底不還是軟蛋一個!”

兩句話氣的褚文月血氣翻湧,咬牙切齒,他堂堂攝政王何曾被如此侮辱過,深喘幾口氣,褚文月努力讓自己冷靜,不必跟這女人計較,眼下還是調息壓製寒毒為重。

褚文月冷哼一聲,轉身走向青石旁兩腿盤坐運功調息,兩人一左一右,中間相隔著青竹屏風,一時整個小院陷入一片寧靜,耳邊隻有源源不斷的蟲鳴聲。

藥效慢慢退去,雲茗隻覺自己渾身無力,意識也變得昏昏沉沉。

而褚文月這邊已經將寒毒壓製下去,氣血也平穩了下來,臉色不似剛纔那樣蒼白,他繞過屏風看向昏昏欲睡的雲茗,雖然他對這女人不喜,但不管怎樣畢竟剛纔自己是被她所救,見她在池中打了個哆嗦,不由好心提醒:“入秋天涼,冷泉泡久了對身體不好,藥效若下去就出來吧。”

雲茗微微睜眼瞥向他,抬手指了指圍牆,不耐煩道:“既然好了就翻牆走吧,我這會懶得搭理你。”

見好心被當做驢肝肺,褚文月恨不得將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殺了,急速的喘了幾口氣,褚文月甩袖冷哼一聲:“不可理喻的女人!”

“對了。”雲茗睜眼,聲音帶著慵懶:“你的毒我可以幫你解,不過是有重金報酬,如果你出得起就來尋我。”

褚文月眼眸微眯染著不屑,這女人說大話就不算閃了舌頭,連神醫都無法解的寒毒,她能解纔怪,懶得與她廢話,褚文月運氣一躍翻過牆頭。

雲茗餘光正好瞥向他,連忙高聲提醒:“你翻錯牆了,不是那一麵,那牆後是臭水溝!”

然而話音未落,隻聽牆後傳來撲通一聲,隨之男人咬牙切齒壓抑的吼聲響起:“你怎麼不早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